3.11.10

谁把最后一盏灯关上。




有時候我會爬上老公寓最頂端。站在幽暗的樓梯間。靜靜看城裏一小爿燈火。汗水從額角緩緩流下。滑過眼角的時候。常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流了一滴淚。有時風很大。我想象自己站在城市制高點。眼底車輛流動成爲一幅無聲的畫面。

這座城的夜景跟日子一樣平淡無奇。反正。全世界所有城市的燈火都只為一部分幸運的人燦爛。這道理同煙火一樣。分別是。燈火是俯瞰。煙火。則需要仰望。

這段日子。我擁有得最多的。是沉默。連回憶都極少。極少。
然而。城裏仍舊處處地雷。再小心還是被炸得粉碎。既然迴避不了。踩上我也認了。從不相信把自己放縱到極端醉生夢死醒來就一條好漢。寂寞它本來就是個黑洞。誰會天真的相信。大量酒精香煙喧鬧美食華服就能填滿。

有一晚在房裏看王家衛的my blueberry night。看到第七分鐘就掉淚了。有時我們不厭其煩反復敍述還不如電影裏無意的一句話來得更有共鳴。我當然知道。現實生活中。要求任何一個人去理解另一個人的感受是如此苛刻而徒勞的一件事。再説。誰不是帶著一兩個深刻的傷口日復一日準時上班。辦公室裏張牙舞爪龇牙咧嘴的。都是一只只負傷的野獸。入夜時分。躲在牆角一手捂著汩汩的流血一手掩嘴。痛。卻不敢作聲。深怕打擾其他人。

地球這麽龐然大物。也只是默默運轉。我們真的沒必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於是。我越來越少説話。事情的原委。也不需再向人提起。一切咎由自取。當我選擇當我信任當我小心翼翼仍從懸崖掉下去。

而我仍認爲。帶著遺憾走完下半生。也不是什麽太遺憾的事。


                       那夜。在最熱鬧的市中心。我一直在想。這座城裏。誰會把最後一盞燈関上。


4 comments:

昨天 said...

讀你的文字時,我想起了我們的偶像亦舒寫的一個,和燈有關的故事。

說一個失意的人,看見了遠處房子里開開關關的燈火,似乎是一連串的訊號。於是他和遠處的房子開燈關燈打出訊號聊天。在聊天中,失意人想通了,走出了迷霧。不過,他一直不知道遠處房子里開導他的是何人。

而在遠處的房子中,有兩個頑皮的小孩,每天晚上最愛不停開關電燈玩樂。

zooooker said...

城市里总有不熄灭的灯,默默等你,默默引领你

shan said...

若你呆到天亮,可能發現有些燈徹夜不關。

第二張相片很漂亮~

MyLittleDay said...

昨天。一切在於心呵。誰也不可能改變誰的。

zooooker。那一定是天使打的燈。

shan。我比較喜歡第三張呵呵。那些燈好像在奏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