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11

同類。



R聊电话的那個深夜。我坐在露台。逆光。夜空被高樓切掉了一半。想像那裡同樣也亮著一束昏暗心裏就有些莫名的傷感。我們習慣各自瑟縮世界一角偶爾交換彼此消息。即使後來你回來我們依然很少見面。一貫维持南北两端的距离。

某個深夜你傳來簡訊說。Don’t listen too much to damien rice。語氣像在勸人戒煙似的。我囘說其實也不常聼。而其實當時電腦正播著older chests。如此我們又沉默一段時日。直至下一次通訊。我發短訊問。你今天吃了東西嗎。你答。還好你提醒。今天忘了。諸如此類的芝麻瑣碎。我們總是這樣有一搭沒一搭聊著。很遠。卻很近。

我喜歡這個城市會下雨。而你曾在雨中放肆的奔跑。我們内心某個柔軟易碎的部分如此相似卻未曾交流。那些糾纏在心裏的結到底是爲了什麽。這個雷電交加的午後當我想書寫與你有關的事。才發覺自己對你的了解極少。極少。反正誰又能真正理解另一個人的痛呢。就算同一把傷。下來的角度。力度。姿勢。都不一樣。就像那年遭遇的背叛。你也只能隔岸旁觀。可是那又如何。或許世上只有我們最想念對方。最心疼對方的難。那麽虛弱地存在于世上。那麽努力地去適應种种莫名其妙的人際關係。

We are always on our own。你總說自己像一座孤島。而我也只能在自己的命運裏漂泊。我想你大概了解這其中一大部分的漂泊是我們自己一手造成的。我們並非全然別無選擇。只是快樂于我們日漸稀薄一如臭氧層。而那些心力交瘁的日子任誰也無能爲力。

我們是嚮往自由的風箏。卻承受不了斷線的疼。僅能用一條細微如絲的綫牽住彼此。不至於墜入萬丈深淵。這世界總有那麽多缺口和裂縫。更多時候一轉身即是懸崖。

親愛的抱歉。我再用盡全力。也無法給你一個更完整美好的世界。

因爲。我們的孤單。很像。

3 comments:

Yi Yang 毅阳 said...

:)

MyLittleDay said...

親愛的陽。
你的笑很曖昧。

YH said...

哈哈,原来你也喜欢Damien Rice;
听他的歌是不会上瘾的,只是过了几个月没听后,又会想听。。。